都灵vs萨索洛历史战绩
中國城市發展網 >> 城市發展 >> 發展戰略 >> 內容閱讀
“收縮型城市”要實施收縮型城鎮化戰略
作者:梁啟東 來源:中國城市報 添加日期:19年06月10日

    國家發改委今年3月發布的《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》中,首次使用了“收縮型城市”概念,并明確要求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,轉變慣性的增量規劃思維,嚴控增量、盤活存量。

    那么,“收縮型城市”是怎么樣的城市?判斷一個城市收縮的指標有哪些?“收縮型城市”的發展方向是什么?“收縮型城市”背景下,城鎮化戰略又該怎樣推進?

    “收縮型城市”

    是一個世界現象

    “收縮型城市”的概念提出來后,引發不少爭論。有人認為“收縮型城市”是貶義詞,不該這樣使用;有人認為,這些“收縮型城市”多數還是老工業基地,都作出過很大貢獻,現今有重要功能定位,對于這些城市,國家不能放任“收縮”,應該給予大力扶持,幫助脫困。

    “收縮型城市”是國外引入的概念。國際上有個叫“收縮城市國際研究網絡(ShrinkingCity International Research Network)”的專業的研究機構,將城市收縮定義為:人口規模在1萬以上的人口密集城市區域,面臨人口流失超過2年,并經歷結構性經濟危機的現象。在我國,對“收縮型城市”沒有明確統一的定義,但常住人口減少、第三產業占比低、老齡化程度高等,都是最關鍵指標。

    事實上,國際上有很多城市,包括德國魯爾、法國洛林和美國的休斯頓等地區,都經歷過城市收縮的階段。其主要體現在人口流失、產業衰退,城市空間和公共設施閑置等問題。在我國,還有一種特有的城市收縮現象,即常住人口少于戶籍人口的“戶口倒掛”現象。據有關機構調查發現,目前中國有26.71%的地級副省級行政單元發生收縮,且29.89%的收縮城市的市轄區出現了人口流失現象,集中分布于中國東北和長江經濟帶地區。

    “收縮型城市”最典型的特征是人口減少

    “收縮型城市”不是哪個人、哪個部門確定下來的,而是在歷史的發展中自然出現的,就像歐美國家出現的“繡帶”一樣。根據相關研究顯示,在2000年到2010年間,我國有180個城市的人口在流失,同期出現人口流失的鄉鎮和街道辦事處則超過1萬個。2007—2016年間,我國有84座城市出現了“收縮”,這些城市都經歷了連續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減少。人口減少,就是城市“收縮”的最典型特征。現在的情況是,如果一個縣城考到大中城市有100個大學生,能回到縣城工作的可能不到10個人,有能力的年輕人走了,他們的父母(尤其是獨生子女的父母)也會去子女就業的城市幫忙帶孩子或者外出養老。對于人口流出地區而言,其實際人口數量還可能低于戶籍人口數量,因為不少在外打工的人或者老年人,仍會保留本地戶籍,在本地拿養老金,卻在外地消費。

    “收縮型城市”一般都是第三產業占比低。也有學者提出,收縮型城市還普遍存在著工資水平低和老齡化程度高的特點。但分析這些城市“收縮”的最主要特征是人口持續減少。這是最直觀的變化。比如,東北地區一些城市戶籍人口持續減少。據當地的統計公報,撫順市2012年末全市戶籍總人口219.3萬人,到2015年末全市戶籍總人口215.7萬人,2016年214.8萬人,2017年210.7萬人,5年減少8.6萬人。“收縮型城市”的收縮,還反映在人口外流上。據當地統計公報,撫順市2015年流入人口7831人,流出人口15061人;2016年流入人口4698人,流出人口11922人;2017年流入人口6006人,流出人口17084人。

    隨著城鎮化率不斷提高,人口從鄉村流向城鎮,從小城市流向大中型城市,從欠發達地區流向發達地區,這是必然的也是被大多數學者所認可的規律。

    “收縮型城市”的問題,表面上看是人口外流問題,是經濟結構問題,根源上卻是體制機制問題,比如東北老工業基地存在體制機制僵化、市場化程度不夠的問題。這反映在國有企業改革滯后、進展緩慢,現在東北某些國企還存在不同程度的“大鍋飯”“鐵交椅”等弊病。

    “收縮型城市”要求調整城鎮化戰略

    《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》關于“收縮型城市”的提出,反映了國家對于城市發展的新理念:不再單方面考慮城市增長和擴張,已經開始思考一些城市在收縮中帶來的各種問題,顯示了我國新型城鎮化過程中,城市發展理念的轉變。這是城市規劃和建設觀念的重大轉變,是從以往執迷于“增長”和“擴張”的規劃理念和管理政策向注重城市品質的提升轉變。

    我中國過去的十幾年經歷了全世界規模最大、速度最快的城鎮化進程。而伴隨著這個進程,我國也正經歷著全世界規模最大、速度最快的造城運動。近些年,造城運動在各地大規模、狂飆突進式地展開。國務院有關部門數據顯示,據不完全統計,截至2016年5月,全國縣以上新城新區超過3500個,規劃人口達34億。這樣的城鎮化戰略,是一種政府主導式的模式,用行政力量推動,靠土地財政驅動。招商引資,把土地賣出去,然后投入到基建上,大樓建起來,馬路修起來,園區圈起來,城鎮化等同于房地產化。這種城鎮化模式速度的確很快,中國在短短十幾年之間躋身世界城鎮化前列。但是副作用隨之而來——新城造起來了,地賣完了,結果發現債臺高筑,房價飆升,更有甚者,很多新城房子沒人買,成為“鬼城”,特別是近年來又驚人地發現——人口增長衰退了。

    在狂飆突進的城鎮化熱之后,我們需要一些冷靜的思考。城市的發展有一個生命的周期,不可能一味地規模擴張。一些四五線城市,特別是老工業區的中小城市,人口在向二三線大城市轉移,可能是必然的規律。不僅是資源枯竭型城市,一些以制造業為主的中小城市,產業、基礎設施、公共服務,在人口減少背景下,出現適當的收縮,甚至城市、城鎮的合并,可能是必要的選擇。這應該是我國城鎮化發展進入到新的階段的新現象。

    因此,一些中小城市的管理者應該適當調整城鎮化戰略,從擴張型轉型為擴張型和收縮型結合的戰略,這種戰略應該在即將到來的“十四五”規劃有所體現。

    適應收縮型城市發展思路,規劃的思路必然要有所調整,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,轉變慣性的增量規劃思維,嚴控增量。一是在城市規劃上要收縮,不要鋪攤子,要善于做小、做精、做出質量,做精準化、精細化、精致化城鎮規劃;二是在產業上要收縮,抓新、抓輕、抓小、抓綠,向高質量的產業體系發展轉型;三是收縮型城市以生態保護為主,降低政府考核指標,對地方官員要實施分類考核,除了經濟效益指標外,可以考核生態指標、社會穩定指標、應急管理指標、安全指標等;四是基礎設施建設要收縮,分類指導,在全面小康社會建設中,尤其要講究“規模經濟”,算清楚投入產出效益帳不能追求老工業區、西部地區、偏遠山區都實現電網改造、水利工程、高速公路、通信等大型基礎設施全覆蓋;五是對某些地區實施靈活的計劃生育政策,比如在東北設立計劃生育特區。(作者系遼寧社會科學院副院長、研究員)

錄入:李霞 責編:鐘欣

將本文分享到:新浪微博分享 騰訊微博分享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校內網 轉貼到開心網

免責聲明: 1、凡本網專稿均屬于中國城市發展網所有,歡迎轉載。轉載請注明來源及中國城市發展網的作者姓名。 2、本網注明“來源:×××(非中國城市發展網)”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中國城市發展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文章僅供參考。本站對其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。若作品內容涉及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發送郵件[email protected]聯系我們,我們將在核實確認后盡快處理。
都灵vs萨索洛历史战绩 江苏11选5走势一定牛 福利彩票幸运农场规则 时时彩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记录 福建体彩36选7中4 新时时彩任选一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 e球彩24元怎么玩 福彩七乐彩奖金计算器 澳门mg电子游戏论坛 北京pk直播视频 彩票怎么买法怎么选号